学校组织了模拟联合国活动,这次活动的形式是角色扮演,我扮演的是19世纪60年代美国共和党的激进派人物泰迪尔斯·史蒂文斯(ThaddeusStevens)。这场会议在美国南北战争结束、林肯遇刺…

学校组织了模拟联合国活动,这次活动的形式是角色扮演,我扮演的是19世纪60年代美国共和党的激进派人物泰迪尔斯·史蒂文斯(Thaddeus Stevens)。这场会议在美国南北战争结束、林肯遇刺之后开始。我希望你们能帮我解决三个问题(全中文最佳,不要太长)

3、他的盟友是哪些人(不是所有共和党的人都是盟友,比如保守派即不是),敌人呢?

希望有大神能解决上述问题,一定要快一点!(若满意还会加分)展开我来答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国会的共和党人在1866年大选之后完全掌控了重建政策。他们推翻强森总统的否决,通过一个个法案。他们也违背总统的意愿,接连通过宪法修正案。泰迪尔斯·史蒂文斯和查尔斯·桑诺,以及自称为“激进派”的共和党派系掌握著大局,尽管他们仍有些最极端的议案无法通过,不得不和温和派妥协。(在参议院几乎毫无力量可言。)历史学家通常将这段时期称为激进重建时期。[8]

共有三项宪法修正案获得通过。第十三号修正案废除了奴隶制,并于1865年获得认可。第十四号修正案于1866年被驳回,但在1868年最终通过,它赋予所有在美国出生或归化美国籍的人公民身份(除了美洲原住民之外),同时给予他们联邦公民权。第十五号修正案则在1870年通过,明令投票权不得因种族、肤色或先前身为奴隶而被剥夺;但这项修正案并未将选举权宣告为绝对权利,并且只禁止特定几种歧视形式,至于具体的选举政策则由各州自行决定。第十五号修正案对于妇女的投票权更是只字未提。

国会在1867年阐明联邦人身保护令(habeas corpus)的适用范围,给予联邦法院取消各州法院非法定罪或判决的权力。(28 U.S.C. § 2254)

田纳西州:1866年7月24日阿肯色州:1868年6月22日佛罗里达州:1868年6月25日北卡罗莱纳州:1868年7月4日南卡罗莱纳州:1868年7月9日路易西安那州:1868年7月9日阿拉巴马州:1868年7月13日维吉尼亚州:1870年1月26日密西西比州:1870年2月23日佐治亚州:1870年7月15日

随着激进派掌权,国会也在1867年通过重建法(Reconstruction Acts)。重建法第一条将十个邦联州纳入军事管制,分为五个军管区:

第一军区:维吉尼亚,指挥官约翰·斯科菲德将军(John Schofield)。第二军区:南北卡罗莱纳,指挥官丹尼尔·席寇斯将军(Daniel Sickles)。第三军区:乔治亚、阿拉巴马和佛罗里达,指挥官约翰·波普将军(John Pope)。第四军区:阿肯色和密西西比,指挥官爱德华·奥德将军(Edward Ord)。第五军区:得克萨斯和路易西安那,指挥官菲利普·谢里登(Philip Sheridan)和温菲尔德·汉考克(Winfield Scott Hancock)将军。田纳西州并未列入军管区(此时也已重新加入联邦),因此联邦政府并未将该地纳入控制。

这十个南方州的州政府都在美国陆军直接控制下改组。军方几乎未经抵抗,就以戒严状态严密监督地方政府和选举过程,并且保护公职人员免于暴力侵害。黑人被登录为选民,前邦联领袖则被排除在外。[Foner 1988 p 274–5]没有一个州的民意能完全获得代表。以下是在德州的状况:

至关重要的第一步……是根据国会所拟定,由谢里登和格里芬(Griffin)两位将军所理解的指导原则,进行选民登记。重建法要求登录所有成年男性,无论黑白,除了那些曾宣誓拥护合众国宪法,随后却又加入叛乱的人……谢里登对这些限制的理解十分严苛,不只排除掉1861年之前曾支持过邦联的州政府及地方政府全体官员,也将城市公职人员,甚至管理公墓的教堂司事这种小职员都排除在外。到了五月,格里芬……为每一郡指派了户籍登录的三人委员会,并在知名的南方共和党人与本地自由人局官员建议下决定人选。每一郡的三位登录员,都有一个自由人在内……最后的户籍登录资料,共有大约59,633名白人,以及49,479名黑人。无法说明到底有多少白人被排除在外或拒绝登记(估计人数在7,500到12,000人之间),但只占本州人口大约百分之三十的黑人,代表人数明显超过比例,占了所有选民的百分之四十五。

南方的每一州都在1870年底前重新加入联邦,乔治亚是最后一州。除了500人之外,所有南方邦联的高级领导人都在格兰特总统签署1872年大赦法案时得到赦免。

身为近代化论者的共和党人相信,教育是解决南方经济贫困和愚昧无知的治本之道。他们创立了一个公立学校体系,而这个体系除了在纽奥良之外,全部实行种族隔离。大多数黑人赞成学校实施种族隔离,因为这种学校可以提供黑人教师就业机会,并给予他们的孩子更安全的学习环境。整体而言,小学和一些中学是设在城市里的,但南方的城市相对较少,而在农村地带,公立学校就只是一个房间,吸引全村将近一半的儿童就学。老师的薪水极低,而且时常拖欠。保守派人士坚称,对一个绝大多数人口都在种植棉花或烟草的地区而言,公立学校不仅太昂贵,也不必要。一位历史学者发现公立学校成效不彰,因为“贫穷、国家缺乏征税能力、以及许多地方的无能和贪腐,都阻碍了学校的成功运行。”

北方传教士为自由人兴办了许多私立中学和学院。每一州也都为自由人创办州立学院,例如密西西比州的奥尔康州立大学(Alcorn State University);1890年,为黑人而设的州立大学开始作为赠地大学(land grant school)而得到联邦资金。它们在重建时期结束后仍持续获得国家补助,理由则正如林奇(John Lynch)的解释:“在美国有非常多开明、公正,具有影响力的人,他们强烈支持国家为黑白种族提供通才教育。”

南方每一州都资助铁路,近代化论者认为这种作法可以把南方从孤立和贫困中拉拔出来。然而,几百万美元的债券和补助款都被拐骗入了私囊。北卡罗莱纳的一个帮派花了二十万美元买通立法机构,然后从州政府的铁路补助款里捞了数百万元。但他们并没有把这些款项用在铺设新铁轨,而是买债券搞投机,大把烧钱犒赏亲友,并且在欧洲度过奢华的假期。整个南方的赋税为了清偿铁路债券和学校开销而增加到四倍,引发纳税人越来越强烈的反弹。 不过,还是有几千英哩长的铁路修筑完成,南方铁路网的总长也从1870年的11,000英哩(17,700公里),增加到1890年的29,000英哩(46,700公里)。这些路线几乎压倒性地属于北方人,并由北方人经营。铁路有助于创造一群擅长操作机械的技工,并且在实际上打破了大部分地区的孤立状态;但铁路上的旅客却极少,除了在棉花收获季节搬运收成之外,几乎没有货运量。 正如富兰克林(John Hope Franklin)的解释:“大多数铁路都是借由贿赂立法机关,并且经由挪用和滥用州政府资金……在平民大众的食槽里养肥了的。”效果则正如一位商人所述:“从国家手上吸走资金,让工业瘫痪,也让劳动者士气低落。”

重建也改变了南方的赋税型态。从美国立国之初,以至于今日,各州岁入的最主要来源都是财产税。而在南方,富有的地主可自行评估地产的价值,如此的估价结果通常是一文不值,因此内战前的税率几乎等于零。内战前的南方各州并不教育公民,也不从事任何基础建设,各州岁入来自于规费,以及奴隶买卖的交易税。有些州是以土地价格,加上每雇用一名工人所征收的人头税,来计算所有权人的财力的。这笔人头税通常是站在遏阻自由劳力市场的角度估算的,每一名奴隶值75分钱,一名自由白人则值一块美元以上,一名自由黑人的价值更超过三美元。而岁入的一部分也来自人头税。这些税赋通常远非贫民所能负担,他们也就无可避免地走上了无投票权的默认结果。

而在重建期间,公立学校和基础建设的新花费,再加上中饱私囊,以及严重赤字导致各州债信瓦解,迫使州政府剧烈增加财产税率;某些地区即使已民穷财尽,但财产税率却飙涨十倍。而南方大部分地区的基础建设(道路、桥梁和铁路)即使先天不足,也已在内战中付之一炬。因此在某种程度上,新的赋税系统是要迫使手中拥有大片未开垦土地的大地产主,或是出卖土地,或是因为缴不起税而使土地充公。税金是作为一种将土地重新分配给缺乏土地的自由人或白人贫民的市场体系(market-based system)而运作的。

以下是南卡罗莱纳州和密西西比州的财产税率表。请注意其中许多地方城镇和郡县的估计税额,在实务上是表定税率的两倍。根据地主自己的宣誓证词,这些税金仍然是依照他们土地的价值而征收的,而地价估算直到二十世纪为止,始终是南方富裕地主可资利用的暧昧系统。一旦被要求为自己拥有的地产缴税,愤怒的农场主人随即起而暴动,保守派也将他们的焦点从种族问题转向征税问题。出身密西西比州的黑人共和党领袖,曾任众议员的约翰·林奇作出结论:“然而,纳税人所提出的论点看来是说得通的,或许退一步讲,就整体而言,他们也几乎是对的;因为对于纳税人而言,史蒂文斯州政府在当时增加计息负债,都比增加税率更容易负担。然而,政府采用的却是后一种方案,结果也就不可挽回了。”

失去权利的南方白人重新编组成“保守派”政党,在南方各地与共和党人对抗。党派名称因地而异,但到了1870年代晚期,他们就只自称为“人”。历史学者华特·弗莱明(Walter Lynwood Fleming)描述南方白人日积月累的愤怒:“即使是最有纪律的黑人部队,也还是在每个地方被本地白人视为冒犯者……因着新近获得的自由、新军服和新步枪而放肆无礼的黑人士兵,已经远超过南方人性格所能忍气吞声的极限,种族冲突因而频频发生。”

弗莱明是以偏向白人的保守派立场诠释重建时期的最典型例证。他的著述为三K党扮演的某些角色辩护,但谴责他们的暴行;弗莱明同意非裔美国人的公民权应该受到剥夺,因为他认为他们的选票是任人收买的。弗莱明形容三K党运动最初的结果是“好的”,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apuntesdetrading.com/,史蒂文斯其后则是“好坏皆有”。根据弗莱明(1907)的说法,三K党“让黑人安静下来,使生命财产更有保障,保护妇女,停止纵火烧屋,迫使激进派领导人更为温和,让黑人更老实的工作,把最恶劣的激进派领导人赶出这片土地,并且为白人开展赢取政治优越地位的道路。”弗莱明说,之所以造成邪恶的结果,是由于非法势力“利用这个组织作为掩护其罪行的遮蔽……今日(1907年)的私刑习俗,多半是来自于重建所产生的社会和法律条件。”

对于前奴隶施加的暴行在南方随处可见,他们也遭受了许多苦难。然而,白人也是非法暴行的受害者,而且在北方的每一部分皆不亚于以往的“叛乱各州”。没有一场选战不是在枪林弹雨、以棍棒和石头打碎头颅、以及纵火焚烧对手的俱乐部之中收场的。共和党俱乐部在左轮枪声和砖块飞舞之中游行于费城街头,以拯救阿拉巴马州的黑人免于“叛徒”的兽行……在黑人之中创造选民的计划,与其说是要提高他们的社会地位,还不如说是进一步惩罚南方的白人─为了让激进派流氓获取官位,以及为了激进党人长期在南方和全国各地掌权而巩固势力。

保守派的反应包括组成暴力的秘密社团,特别是三K党。从城市到乡村,暴力行为随时都在前邦联白人,共和党人、非裔美国人、联邦政府代表,以及共和党组织的武装团体忠诚联盟(Loyal League)之间上演。

这个真的是不好找了,这得深入研究美国历史文献了。不过大致可以按照南北战争时的关系,南方州应该是敌对的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