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apuntesdetrading.com/,巴沙姆

声明:百科词条人人可编辑,词条创建和修改均免费,绝不存在官方及代理商付费代编,请勿上当受骗。详情

哈利·奥斯本(Harry Osborn)是美国漫威漫画旗下超级反派,初次登场于《神奇蜘蛛侠》(Amazing Spider-Man)第31期(1965年12月)。原名哈罗德“哈利”奥斯本(Harold Harry Osborn),别名哈利·莱曼(Harry Lyman)、哈罗德·莱曼(Harold Lyman)、绿魔(Green Goblin)等,是初代的儿子,也曾是绿魔二世。

哈利·奥斯本是彼得·帕克蜘蛛侠)的大学同学,一开始很讨厌彼得,对格温颇有好感,二人约会多次,但后来爱上了大大咧咧的玛丽·简·沃森,两个人在一起,但哈利一直把玛丽当成自己的所有物,向来强悍独立的玛丽就开始挑衅他,最后二人分手,哈利在贝蒂的婚礼上认识了丽兹·艾伦,两个人相识一直到相爱,生下儿子诺梅·奥斯本(Normie Osborn)。重启之后,二人离婚,诺梅也被抹去。

哈利·奥斯本是诺曼·奥斯本和艾米莉·莱曼的儿子。哈利出生的情况削弱了艾米丽的体质,她在长期患病后去世了。伤心欲绝的诺曼成为一个冷酷的父亲,要么轻蔑地贬低哈利,要么愤怒地抨击他。结果,哈利一生中大部分时间都拼命想要获得父亲的认可,绿魔奥斯本也因为父亲的轻视而悲伤。

高中毕业后,他就读于帝国大学。在学校里最富有的学生中,哈利很快就成为最受欢迎的学生之一,尽管他的态度一般。他周围有一群朋友,其中一个是他的高中同学,格温·斯泰西。格温对一个新学生很感兴趣:书呆子,好学和害羞的彼得·帕克。

哈利不喜欢帕克,还和福莱士、格温一起在化学课上捉弄他,彼得的不在意,不理会让哈利更加生气。但一次交心过程中,明白彼得其实不是看起来那个样子,两个人才成为真正的好朋友。后来他们还一起合租了一套公寓。

哈利没有意识到,他最好的朋友是一个超级英雄蜘蛛侠,也没有意识到他的父亲在一次事故中成为了超级大反派绿妖精,当时他正试图制造一种超级血清。

此外,在与哈利成为朋友之前,蜘蛛侠被绿妖精发现并抓获。在随后的战斗中,一次电击将诺尔曼心中关于绿妖精的所有记忆都抹去了。然后蜘蛛侠就把诺曼双重身份的所有证据都藏了起来,以防止哈利受到伤害

然而,诺曼的绿妖精形象不时浮出水面。对哈利来说,这是一段艰难的时光,因为他父亲的周期性发作是无法解释的。他十几岁时就开始吸毒,不断提高自己的使用量,这影响了他的心理稳定和与朋友的关系。

在一次与绿魔的战斗中,蜘蛛侠利用了这个优势,他通过向诺曼展示儿子因意外服用过量可卡因而导致的瘦弱状况,从而阻止了这场争斗。这一景象使诺曼大为震惊,也使他恢复了理智。

受够了自我毁灭的生活方式,哈利被玛丽·简·沃森甩了。哈里郁郁寡欢,转而吸食毒品,服用过量的安非他命。但这场悲剧,加上即将到来的破产,使他的父亲诺曼·奥斯本(Norman Osborn)濒临破产。

年长的奥斯本绑架了格温作为蜘蛛侠的诱饵,然后把她从乔治华盛顿桥(或布鲁克林桥)扔下去。在与蜘蛛侠的一场战斗中,绿妖精意外地用自己的小妖精滑翔机将自己刺穿。哈里奥斯本秘密见证了这一切。

为了保护父亲的身份,他脱下了诺曼·奥斯本的绿妖精服装。把他父亲的“谋杀”归咎于蜘蛛侠,愤怒而精神失常的哈利发誓要复仇。继承了父亲的公司后,哈里设法使公司恢复了元气。

有一天,令他震惊的是,他在彼得·帕克的公寓里发现了一件蜘蛛侠的服装,他意识到他最好的朋友就是那个杀父仇人。哈利用父亲的旧装备与彼得对抗,成为第二个绿妖精。

彼得不想伤害哈利,所以总是避免和老朋友打架。在蜘蛛侠阻止了哈利的第一次尝试之后,哈利失去了知觉并被警方拘留。在那里,他说自己是真正的绿妖精,彼得·帕克蜘蛛侠,但他被视为疯子而被开除。

他被置于犯罪心理学家巴特·汉密尔顿博士的照顾下,通过催眠从哈利身上提取绿妖精的秘密,并将这些知识埋藏在哈利的内心深处。然后汉密尔顿突袭了哈利的一个藏身处,变成了第三个绿妖精。与此同时,哈利被释放并被认为治愈。

一时间,哈利的生活似乎又回到了正轨,他的公司再次开始盈利,在贝蒂·布兰特和内德·利兹的婚礼上相遇后,他和美丽的利兹·艾伦发展了一段恋情。婚后不久,他们有了儿子诺梅·奥斯本(Normie Osborn)为了纪念儿子的祖父才给小诺梅取了这个名字。

哈里还为彼得和玛丽·简·沃森的婚姻祈福。然而,当哈利被原来的妖怪(罗德里克·金斯利饰)用一个包裹勒索时,他开始重新找回了记忆。这个包裹里有他父亲是原来的绿妖精的证据。当妖怪得知他袭击了诺曼所有的藏身处时,他只剩下哈利一个人了,因为他知道他再也没有什么可以给他的了。

后来,哈利被迫扮演了几次绿妖精,一次打败了第二个妖精(杰森·麦克恩代尔)。哈利在空中追击时折回,把所有的南瓜炸弹都倒在妖怪身上,从而击败了他。

哈利甚至想知道他是否可以利用绿妖精的角色作为一个超级英雄的职业生涯,但彼得说服他,哈利又一次把绿妖精的威胁埋在心里,把注意力集中在他的生意和家庭上。

哈利突然回忆起自己的绿魔身份,以及他对蜘蛛侠的仇恨。他利用彼得对他的信任来捕获他,并使他受到致幻气体的影响,从心理上折磨他。

然而,他发现自己对此报复不满意,并决定杀死蜘蛛侠。然而,有机会他证明不愿意杀死他最好的朋友。

哈利调查了他父亲的旧藏身处和笔记,最后发现并摄取了原绿格妖的超人力量的公式。然后,他绑架了他的妻子,儿子和丽兹的哥哥马克·拉克斯顿,拉克斯顿设法向蜘蛛侠发出信号,他们击败了绿妖精并将他交给了警察。蜘蛛侠敦促哈利从阿什利卡夫卡博士那里得到精神病治疗,然而,国家无法对哈利提出足够的判决,在监禁几周之后,他就被释放了。

哈利发现他的父亲开发了一个高级版的地精公式,但在与蜘蛛侠的最后一战之前无法测试它。在测试之后,他摄取了新配方。

当他侦察蜘蛛侠调查他的联排别墅时,哈利发脾气并攻击他。他向彼得注射了一种让他不动的药物,并且在一种抑郁症状中,激活他在整个别墅中种植的定时爆炸物,计划杀死他自己和彼得。

然而,当他意识到玛丽珍和他的儿子诺米也在别墅时,他又恢复正常。在他崩溃之前,彼得等人逃了出去。他姗姗来迟地意识到他没有充分地测试新配方,事实上它实际上是要命的。

在他去世前的一段时间,哈利用他和诺尔曼·奥斯本的思想的副本编写了一个计算机系统;哈利死后,电脑系统启动并绑架了诺米·奥斯本,目的是让他服下绿妖精血清(就是导致哈利死亡的那一种),让他成为最新的绿妖精。这张哈利和它的机器人无人机(类似于绿妖精的女性版本)的电脑复制品都被蜘蛛侠和那个救了诺米的熔融人摧毁了。

然而,哈利还有最后一个锦囊妙计。在与蜘蛛侠的最后一场对决前的一段时间,哈利利用变色龙构建了彼得父母的生活模型诱饵来玩弄他的感情。

故事的结局是,当两个构念都“死”的时候,这两个构念都以假的形式被揭露出来,粉碎了彼得的思想。

在险些杀死变色龙之后,彼得发现了哈利死前留下的一盘带子,揭露了他在故事情节中的角色,并嘲笑了彼得,证明了哈利在精神错乱的时候就像他的父亲一样控制欲和残忍。彼得在震惊中暂时精神失常,甚至一度拒绝承认自己的身份,直到他的克隆人本·赖利(Ben Reilly)的回归将他拉回现实。

随后透露,哈利所谓的死亡是伪造的,他的儿子将他的儿子带到欧洲,在那里他被关押在几个“康复”诊所,并认为他的儿子已经复发成吸毒成瘾,这反过来导致他短暂回归穿着绿妖精服装。

在某些时候,哈利从康复中心被释放并与他的朋友团聚。然而,由于他父亲的阴谋和墨菲斯托对现实的歪曲,抹去了整个世界对蜘蛛侠秘密的了解(除了玛丽珍和彼得选择向其展示的人),哈利不再记得Peter Parker是蜘蛛侠。他与利兹艾伦的婚姻也结束了,两人离婚了。哈利试图帮助莉莉的父亲在后者竞选纽约市长的过程中为父亲的竞选活动提供资金支持。

秘密身份的主要嫌疑人之一。在“新的死亡方式”故事中,威胁与诺曼·奥斯本(Norman Osborn)作战,当诺曼声称他所关心的只是如何杀死蜘蛛侠时,他感到愤怒。诺曼穿着绿妖精服装,并提到哈利一直在绿妖精的巢穴里。诺曼打电话给哈利,他从诺曼歪曲的声音中意识到诺曼穿着绿妖精的西装。

这让哈利感到恐惧和厌恶,哈利发誓要阻止他的父亲。哈利生气地面对他的父亲,他希望哈利追随他。困惑的哈利被蜘蛛侠救了出来。

尽管哈利试图恳求无罪,但他仍然是应对残暴行为负责的人。哈利后来说他想和彼得说话,彼得早些时候被莉莉亲吻过。

普罗米修斯X-90,后来透露,它是成功治愈马克·拉克斯顿作为熔火人的条件。唯一的人体测试对象是Charlie Weiderman,他是短暂的第二个Molten Man,也是唯一一个可以测试血清的人。治疗结束后,利兹终于原谅了哈利并给了他结婚戒指,她原本声称她输了。

出租自由岛的所有人,哈利把莉莉带到那里,在自由女神像的顶端,他单膝跪地向她求婚。莉莉拒绝了他的提议,因为她不确定他们的关系最后会怎么样,这让哈利感到惊讶。他后来到她的地方检查她,当他进入房间时,他惊讶地发现莉莉穿着制服

她在衣柜里发现了一扇隐藏的门,还有一本旧书。她开始给他一个关于抱怨父亲这么多事情的艰难时期。哈利认为她的行为是因为她生病了。她继续告诉他,她发现了期刊中描述的诺曼的一个秘密房间。这就解释了为什么她在雷电之后吻了彼得;他几乎找到了打开房间的秘密触发器。

当她第一次进入房间时,她找到了绿色哥布林的设备和一些实验。敲了一些化学物质,她吸收了它们,现在可以随意改造。她解释说,她发现威胁对她父亲的袭击给了他更多的公众支持。

她还告诉他,她接受了他的求婚。在他们的谈话之后,哈利进入他父亲的一个武器藏身之地,带着一个滑翔机(装满炸弹和带翅膀的炸弹),一对地精手套,一把剑和一把含有未知化学物质的飞镖枪。

在威胁与蜘蛛侠之间的一场战斗中,哈利面对并使用这种化学物质向她射击,这种化学物质是一种将她恢复到人体状态的解毒剂。他将蜘蛛侠从人群中拯救出来并离开。莉莉被监禁,但后来逃走了,留下哈利的戒指和一张便条。

诺曼接近哈利,在黑暗复仇者中提供了一份工作。哈利最初拒绝了,但在得知莉莉怀孕后接受了他父亲的提议。诺曼欢迎哈利进入复仇者联盟大厦。

然而,基于他保护莉莉和他的孩子的强迫,哈利被证明有别有用心。Harry在他的房间里禁用相机,偷偷溜走了。他找到了Lily的治疗方法,这对Lily和宝宝来说都是安全的,但Lily推开了他。莉莉透露,强迫哈利接受美国儿子的盔甲是一种诡计,诺曼所策划的这种盔甲将在悲剧中死去,以增加对诺曼和黑暗复仇者的同情。

莉莉还透露,孩子不是哈利的,但实际上是诺曼的。为了报复这一点,哈利穿上他的盔甲,并在他的铁爱国者盔甲中与诺曼战斗。在战斗中,诺曼宣布哈利不再是他的儿子,而诺曼已经培育了一个更好的孩子来取代哈利的“失败”。

经过诺曼的进一步嘲讽之后,哈利抨击并击败了他的父亲,宣称“我从来不是你的儿子!”。当哈利可以选择杀死诺曼时,蜘蛛侠告诉他要打倒诺曼,因为他父亲的治疗因素可能会对头部造成打击。蜘蛛侠也警告哈利杀死诺曼将导致哈利“成为诺曼一直想要的儿子”。看到他的行为可能会变成什么样,哈利倒退了,永远地离开他的父亲。

接下来,在精神科医生的办公室看到哈利,声称他正在克服他接受的医疗效果。医生建议给他开羟考酮,但如果哈利开出处方则不会透露。

之后,哈利在经济上被切断,被迫离开他的顶层公寓。他搬到了彼得在May Parkers的旧房间。他也开始秘密约会艾米赖利(彼得的表弟)。五月回归,她将哈利赶出家门,迫使他和玛丽珍沃森一起搬进来。

在诺曼堕落之后,美国儿子的盔甲被盗,警察开始质疑哈利,因为只有奥斯本血统的人可以使用盔甲。然后哈利被加布里埃尔·斯黛西射中胸部,声称诺曼给了哈利更好的生活。然而,哈利送往医院。哈利从伤口中恢复后,他被警察护送回家。

由于担心美国儿子盔甲可能造成的伤害以及他与加布里埃尔相遇所困扰,哈利决定自己解决问题。争取命名为一个有才华的记者的帮助后,诺拉在前线,哈利决定访问诺曼,因为他只知道加布里埃尔。Harry和Norah最终访问了Raft,他们在他的牢房中找到了Norman,被疯狂所吞噬。哈利要求了解加布里埃尔,但诺曼没有反应。沮丧,Harry和Norah开始离开,但在他们离开之前,诺曼告诉哈利,加布里埃尔的确是他的儿子。

为了弄清楚一切,哈利访问梅帕克的工作,他计划自愿参加。在他的路上,他意识到他正被FBI跟踪。然后通过FBI安全镜头揭示,加布里埃尔是偷走美国儿子盔甲并一直使用盔甲的人。

与此同时,加布里埃尔面对美国之子的盔甲,并且在他接触到地精方程式之后被揭示出与诺曼相似的分裂性格。这种分裂的性格向加布里埃尔解释说,它代表了他灵魂中的一切善良,并将使用美国儿子的盔甲来消除加布里埃尔的每一个罪行。经过激烈的心理战,加布里埃尔似乎占了上风并继续他的计划。

为了理解加布里埃尔的计划,哈利确定,为了让加布里埃尔真正伤害他,他将试图绑架一个无辜的人并制造一个陷阱。然后哈利急忙找到诺拉。

与此同时,警察到达加布里埃尔的藏身处,但由于美国儿子的干涉,无法拯救诺拉。哈利设法偷偷穿过他父亲的一条秘密隧道,面对他的同父异母兄弟。当警察准备再次试图拯救诺拉时,哈利解放了她并让年轻的记者安然无恙。随着诺拉摆脱伤害,加布里埃尔和哈利参与了一场史诗般的战斗。

在战斗中,哈利试图说服加布里埃尔,诺曼是邪恶的,试图追随他的脚步是疯狂。加布里埃尔拒绝听,并继续他杀死哈利的企图。由于他兄弟的选择而感到悲伤,哈利攻击美国儿子的盔甲并将加布里埃尔无意识地击倒。战斗导致仓库火上浇油,将加布里埃尔和哈利陷入困境,但是蜘蛛侠到达并拯救了他们。

之后,诺拉在他的咖啡店里拜访哈利,并在哈利的事情中注意到一瓶羟考酮。在她发现的事情的困扰下,诺拉得出结论,哈利有一个毒品问题,并决定帮助他度过难关。

在经历了许多近乎相遇之后,卡丽·库博和彼得·帕克在咖啡店见面。哈利和MJ在那里,四人正在谈论莉莉,突然一群恶棍闯了进来。玛丽·简要求哈利必须去照顾要生产的莉莉,但他们被章鱼博士俘虏了。

蜘蛛侠设法拯救他们并从超级恶魔中拯救莉莉的新生儿。哈利和玛丽简带莉莉去看医疗,但卡莉对莉莉太生气了,无法陪伴他们。当蜘蛛侠从八达通医生手中保护婴儿时,他会对婴儿DNA的样本进行分析,发现它与哈利的相符,因此他就是孩子真正的父亲。

蜘蛛侠鼓励哈利自己抚养儿子,重新开始新的生活。此后不久,哈利准备带着名叫斯坦利的婴儿离开纽约。在他的离开派对中,哈利遇到前纽约警察局官员Vin Gonzales,他发现他有一个绿色精灵纹身。在冈萨雷斯转发诺曼的消息之后,哈利用泰瑟枪震惊了那个男人并击败了他。

几个月后,哈利在华盛顿州西雅图与他的儿子一起生活。他被证明完全改变了自己的外表,剃了光头,留了胡子。

哈利·奥斯本和他的小儿子斯坦利终于躲起来,回到他平常的样子,哈利开始使用他母亲的婚姻名称莱曼,并开始在帕克工业工作,他负责帕克工业纽约办事处。他的儿子诺梅和斯坦利喜欢Regent,直到所有超级英雄都消失的时候没有一个被称为摄政王的超级英雄造成的痕迹,而哈利正在与玛丽·简和贝蒂见面时,突然看到了摄政王的印记,他和玛丽·简并很快猜到了内幕,因此派贝蒂去见奥古斯都,以证明他是否是摄政王。

奥古斯都绑架了贝蒂。哈利必须自己做这件事来拯救贝蒂和其他被捕的超级英雄,因为他知道他很快就会被抓获,但是在被抓住之前,他设法联系到了蜘蛛侠,蜘蛛侠到来后,解放了被抓住的超级英雄和贝蒂。

后来在故事中,哈利回归,他的父亲再次恐吓城市。他决心拿回奥斯本这个姓氏,撑起整个家族,做一个负责任的父亲。

母亲:艾米丽·莱曼 – 奥斯本(Emily Lyman-Osborn)已故

异母兄弟姐妹:加布里埃尔·斯黛西(Gabriel Stacy)、莎拉·斯黛西(Sarah Stacy)

儿子:诺梅·奥斯本(Normie Osborn)、斯坦利·奥斯本(Stanley Osborn)

绿魔滑板,能够载人进行空中飞行,前端能伸出刀刃,而且自身携带微型空对地导弹十二发,微型机关枪及弹药五千发,还有照明设备与喷火设备。

南瓜炸弹,可以产生强烈的爆炸。另外他还佩戴一把类似于日本刀的刀刃,战斗时启动刀柄的开关,刀刃上就会附上一层绿色的能量,几乎无坚不摧。

奥斯本企业的继承人,同时也是闪电·汤普森、彼得·帕克、玛丽·简·沃森的高中同学。

玛丽·简在电影里是他的初恋,也是唯一爱过的女孩,但是他不敢去和闪电·汤普森争。高中时期,他为了吸引玛丽·简,故意拿彼得话来讨她的欢心(第一部时,哈利说过讨厌蜘蛛,不理解彼得的喜好,直到他发现玛丽·简也喜欢蜘蛛后,就故意拿彼得告诉他的知识去逗玛丽·简。)

到了高中毕业时,哈利得到了玛丽·简,但是他却不告诉同样爱玛丽·简的彼得。在见家长时,诺曼表示女生都是闻见钱就变野狼,玛丽·简听了十分生气,哈利不愿意去安慰她,只恨自己比不上父亲,玛丽·简因为被羞辱而生气,哈利不闻不问更让她恼火,彻底对她死心。

恰好看见玛丽·简来看受伤的梅婶,哈利认为一定是彼得去勾引了玛丽·简,而不是因为自己不阻止父亲羞辱玛丽·简才导致的分手,他把所有的错都怪在彼得身上,忘了他能得到玛丽·简注意力还是彼得的功劳,也没有找玛丽·简吵架。

直到蜘蛛侠2里,面对已经订婚的玛丽·简,还在记恨彼得,哪怕玛丽·简的未婚夫并不是彼得,蜘蛛侠3中,一直不忘将鲜花送给玛丽·简,借此讨好她,因为意外失忆后,彻底黑化,但在第三部(大结局)里,明白了自己的过错,以身体替彼得挡下“致死”一击。

在新版蜘蛛侠里的哈利·奥斯本依旧是奥斯本企业的继承人,同时也是彼得·帕克的幼年同学,哈利父亲诺曼·奥斯本把所有的时间都花在事业上,在他十一岁时就把他送到了寄宿学校,直到临死前才把他带回来。诺曼·奥斯本死前告诉哈利,奥斯本家的遗传病注定了他们的死亡。

哈利继承了奥斯本企业,家族的遗传病让他一直很不安。这时,童年好友彼得·帕克听闻了他父亲的死亡,前来看望他,二人依旧情同手足。

哈利的病情开始恶化,一天他突然发现父亲留给他的东西里有资料提示他,蜘蛛的基因包含了自愈能力,他想到蜘蛛侠,便拜托拍到了蜘蛛侠照片的好友彼得帮他找到蜘蛛侠。可是彼得害怕自己的血会害死了哈利,变成蜘蛛侠后再次拒绝哈利,哈利变得绝望,同时开始记恨彼得。这时,哈利听说了咬伤蜘蛛侠的实验蜘蛛的毒液被隐藏部门保存了下来,接下来又发现了新出现的电光人竟源于自己公司的一次被掩盖的事故,而掩盖的正是隐藏部门的人,他们以此为理由把哈利赶出了奥斯本企业。

哈利给自己注射了蜘蛛毒液,身体开始发生变化。他穿上了绿魔套装,启动了自愈程序活了下来。

恢复行动能力后,哈利——此时的绿魔二世去找蜘蛛侠,却看到刚刚消灭电光人的蜘蛛侠和彼得女朋友在一起,知道了蜘蛛侠就是自己的挚友彼得·帕克,愤怒的他决定杀害彼得的女友。

最后彼得女朋友被害身故,哈利也带着对彼得的怨恨被关进了监狱,但却有个神秘的人找到了他……因为超凡蜘蛛侠二反响不如预期,没有再制作第三部。(与原作不同的是,谋害彼得女友的是诺曼·奥斯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