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顿庄园》开播9年,每个人物、每个情节,都曾让无数剧集爱好者念念不忘。剧中描述的那个风云迭起的大时代,伴随着矜持克己的贵族精神,重新进入我们的视野。

去年4月,小鹿团队到访《唐顿庄园》拍摄地海克利尔城堡,与住在城堡中的伯爵夫人聊了聊她的生活。

卡纳封伯爵夫人是亲切而优雅的,电影 唐顿庄园她向我们娓娓道来这座城堡的历史,以及英国贵族生活的细节。我们穿行在城堡中,曾在《唐顿庄园》上演的一幕幕在眼前真实地出现,更让我们心潮澎湃。

明天大电影即将在内地上映,相信你也已经迫不及待!在赶往影院之前,不如一起重温真正的“唐家屯”,看看有哪些你曾遗漏掉的小细节、小惊喜。

采访过程极为愉悦充实。在这座城堡里,卡那封伯爵夫人菲奥娜每日都非常忙碌,安排、处理着城堡中的各种事务。尽管如此,她却亲切细心地回答我们的每个问题。我们还跟随夫人和她的爱宠Alfie走入一个个房间,听她讲述那些与《唐顿庄园》重叠的真实故事,了解卡那封家族的历史与当下。

我们特别将采访中夫人的一些回答呈现如下,或许能让大家更接近这座令人着迷的历史名宅。

小鹿:不少中国粉丝都想问,唐顿庄园的男主人亲自过问大小事务,现实中的海克利尔也是这样吗?

夫人:我想,在《唐顿庄园》里格兰瑟姆伯爵参与了很多宅中的人事组织,伯爵夫人却是比较被动的。我觉得那是剧本的一部分,你看,就是塑造角色的时候特意营造的效果。

在现实生活中,女士们,城堡女主人们的参与度更高,我的前任伯爵夫人们投入得更多,因为她们的角色就负责管理宅邸和雇员。如今也是一样,在大家的协助下,每一天的活动安排更多地落到我自己的肩头上。我丈夫可能会感到心满意足,但他可能是最不了解细节的了。

小鹿:现代社会有这么多新科技和新设备,而海克利尔又有如此丰厚的历史和传统,在这样的环境里,海克利尔如何运作?

夫人:我丈夫和我一起思考过,我们怎样能让人们爱上海克利尔?怎样让大家来这里参观?我们怎样与大家分享这座城堡,怎样推广、照料这座城堡?某种程度上说,我觉得答案是信守海克利尔的本质。这是一座雄伟大宅,它很雄伟,因为的确很大,有两三百个房间。但同时这也是个家。

海克利尔城堡里处处可见家人的照片,夫人对我们说,鲜花和照片最能带来家的感觉

我觉得这是世上很多人都关心的是,居于何处,扎根何处,谁是亲人,又与谁为友;以及构成你的家庭和个人价值的东西是什么。我总是在思考这两方面,传统的观念就是其中的一部分,我可以回溯1300年前的历史,那时候这里就是一个家。所以这是回顾传统,使之延续到当下,并且分享传统,讲述故事,我只是个讲故事的人。

夫人:我试着通过撰写相关的书籍来回答这个问题,上一本书以“在家中”为主题,我很荣幸能将它送给一些备受敬重的中国政要做礼物。

现实中,我们很忙碌。我们既管理着城堡也在关注外界,关注我们能够为其他人做些什么。而在《唐顿庄园》里,电视剧的性质让你总是关注剧中角色与他们的生活。我希望海克利尔城堡要比那更丰富,因为这不仅仅是我们的生活,而更多的是我们为社区,为英国的慈善机构贡献了什么,以及我们如何与人分享这座城堡,所以,要将目光投向外部。这是挺大的不同。

夫人:关于这些女性角色嘛,我跟她们的关系密切得让我难以取舍。我也与这些女演员们有些交往,所以要挑出哪一位来真是很容易会惹人讨厌,真是很难选择呢!而且,我可以理解为什么她们会被赋予不同的个性,这些可以在书中读到的角色,书中的世界,突然成为立体的人物。有些观众喜欢Anna,有些人喜欢帕特莫太太,又或者是大小姐Mary,或Edith,或者其他人……但我觉得真的好难挑,无论选谁都会变成我的偏爱了!

不过这很有意思,我认为这整个故事,剧中的家族、爱情和怀旧感,是别样的世界,观看时感到特别美好。

夫人:我的确会骑马,前几天我就去骑马了,那时候还阳光普照。我丈夫也骑马。我爱骑马!这儿有地区的狩猎活动,而这个真实的狩猎活动就是在海克利尔举办的,这也出现在《唐顿庄园》里,假装成剧中的狩猎情节。

夫人为我们介绍与罗斯柴尔德家族有密切渊源的一套德国梅森瓷器,拍摄《唐顿庄园》时,这套珍贵瓷器被小心存放到另一房间里

有很多这种真实与虚构的重叠。我们还有全英国最好的射击活动,有板球比赛。这就是为什么电视剧里也拍了板球比赛的场景,其实很多我们在电视剧里见到的都有在现实中发生。

《唐顿庄园》粉丝们十分熟悉的图书室,夫人曾在她之前举办的一些演讲中介绍过

我们还在餐室举办晚宴,我们享用的菜肴非常非常美味,但演员们得把食物搁在那里,坐上12个小时假装在吃,所以……我们真的很幸运了!

海克利尔城堡的大会客厅中有一对荷兰古董柜子,夫人特意让人找来钥匙打开,让我们一窥内部精细构造

夫人:我一直说不准城堡里最喜欢的是哪个部分,因为这里有那么多各不相同的房间。天气好的时候,我的一大乐事,便是登上塔楼,站在塔楼顶上可以俯瞰这壮美不凡的建筑,看到前人建造时留下的雕刻和前人悉心照料的痕迹,俯看那些树木,那些雪松,感受风景之美,感受上帝对我们的慷慨,以及人造的伟迹,这令我感到非常幸运。

这个角度的城堡因为《唐顿庄园》而广为人知,这草地上巨大的雪松已经两百多岁了

小鹿:海克利尔城堡里有那么多珍贵的艺术品与古董,在保存修复方面,您有什么原则与对策?

夫人:我们有管理规划,在如何照料这些物件方面也有日常运作制度。一切都有编目分类,针对不同物品,我们会有要做什么、需做什么的计划安排。最好的一个对策就是不要触碰(笑)。话说回来,我们的确是有所安排的。我总是在修整,总是在观察,看看能做些什么,以确保我们在照管这些艺术与古董上尽了力。我在过去几年里就做着这样的工作。

我们现在在客厅的窗户装上了防紫外线的窗罩,所以可以避免直晒。但是在之前二战的时候,我想大概在战后的三四十年,这都没有受到保护,所以窗边的中国漆器有一面会褪色严重些。就跟人的皮肤容易受烈阳灼伤一样,它们也会被阳光损伤的呢。

夫人:通常有一群人来到这里的时候,我会问他们:谁没有看过《唐顿庄园》?总会有那么几个人举手,而且他们往往是男性,他们没有看过!哈哈。但对于我们来说,这是展示这座美丽大宅的一个很好的平台,我们以此来迎接到访这里的人们。

而且这里有历史上的艺术名作,比如说拿破仑·波拿巴的桌子。你看,人们因为《唐顿庄园》而来到这里,但愿你来到这里之后,不仅更爱《唐顿庄园》,也爱上海克利尔,或者是爱上这里的艺术品,或者是这里的雇员,或者是这里的狗狗,又或者是卡那封伯爵五世。你会在这里了解到卡那封伯爵五世,了解图坦卡蒙之墓不同凡响的故事。在1922年,这位伯爵发现的古埃及法老宝藏是独一无二的。

海克利尔有如此多的面向,你可能因为某一个原因而来,而最后离开的时候,你会得到很多享受这一整天的理由。

确实,小鹿与团队的每一位成员,在拍摄、整理、翻译字幕、剪辑的每个过程中,都一次次地感慨海克利尔城堡的魅力,正如夫人所说的那样,

人们可能最初是因为《唐顿庄园》而踏入海克利尔城堡,最终却因为更多的原因爱上这里!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apuntesdetrading.com/,史蒂文斯